在愛情中,經常出現這類有趣的現象: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造物主的安排、從來都是神奇的,縱觀這世上,無論是人還是物,幾乎沒有誰會沒有天敵。物競天擇,本來說的就是這自然的規律,你怕我,我怕他,對於能降伏住自己的人,每個人的心中都會充滿恐懼。

可冥冥中,偏偏有一種安排,讓你能心甘情願地去接受或者說去承受那一份降伏。這就是老話所說的,一物降一物,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一物降一物,一般是指事物,大多是指天敵。就像雲怕風,風怕牆,牆怕老鼠,老鼠怕貓,諸如此類。這裏所指的一物降一物說的是人,不管你是男人還是女人,有多深的道行,也不可自大自滿,因為在大千世界,你要确信會有一個能降住你的人。

而既然被降了,那自然也就臣服了,便自然而然叫作——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只要是人,無論是男人或女人,都礙於面子而不願承認有能降住自己的人或事。但是,事實證明,有些事情還真的不是嘴硬就能挨過去的。就拿男人來說吧,他們一向自詡為膽大心細,沒有什麼困難是他們戰勝不了的。

試想一下,你用這個問題去問他們的話,他們定會回復你一次長篇大論。而他們反反複複強調的觀點,也無非就是:他是男人,想降住他,門兒都沒有。

可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沒有人可以違背自然規律。不妨問問男人,你真的覺得你什麼都不怕?什麼都不能讓你低頭嗎?以下幾個人的一些做法,估計男人聽了,會立即收回他曾經拍著胸脯說過的話。

一、媽媽的嘮叨。

如果能讓一個男人保持沉默,而且還要沉默得心甘情願的人,只能是他的媽媽。本來女人年紀大了就比較囉唆,何況這個女人還是生他養他的媽媽。

試問,有哪個男人敢在媽媽嘮叨的時候,憤怒地和她對峙?無論她說的是對是錯,男人總是俯首帖耳地唯命是從。因為男人非常清楚地認識到,她嘮叨也好、責怪也好,都是在關愛著他、惦記著他。所以,媽媽的嘮叨是降伏男人的第一個利器,而且是終身制的,只要媽媽肯打,那他一定願挨。

二、老婆的眼淚。

男人的外表是強悍的,但在他們的內心有非常柔軟的一塊禁地是禁止觸碰的。對於男人來講,強硬的困難和外來的壓力越大,他們反擊的力量就越強,甚至會超越那壓力數倍。

所以,家裏的雞毛蒜皮,女人千萬莫要和男人一爭高下,你若真的逼急了他,男人會像是急了眼的貓,身上的毛都會豎起來,和你大戰三百回合。記住,任何能把自己老公制伏的女人,沒有一個是用打的。如果不是練家子,女人和男人動起手來,那吃虧的永遠是女人。

相反的,女人一個幽怨的眼神、一聲低微的嘆息,隨之再流下兩行熱淚,這個時候,你所有的要求儘管對著男人提,他肯定有求必應。男人心底最柔軟的禁地,會對著你梨花帶雨的臉龐而失措。手無寸鐵的女人兵不血刃就讓男人降伏在自己的手心裏。

三、女兒的微笑。

是誰說過,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無論脾氣多麼暴躁的男人,只要面對女兒的微笑,都會立即心軟,無條件服從,哪怕女兒的要求有稍許的無理,男人都會唯女兒馬首是瞻。就連臺灣大名鼎鼎的學者劉墉都說過,最怕女兒生氣、發脾氣、傷心。

男人們也許還會有許多能被降伏的事情,也會有許多“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經歷,不過,歸根究底,只是男人的一些小小心思罷了。遷就母親,是因為男人孝順,不願意和老人家一爭長短;

疼惜老婆,是因為不願意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而顧及女兒,則是男人顧家的最好表現。 說到底,男人是聰明的,他永遠知道化繁就簡、避重就輕。

如果用他的低眉順眼,做低伏小,就能換來身邊人的幸福安逸,那他又何樂而不為呢? 再說女人,她們一向以溫柔自居,總認為憑借自己的“化骨綿掌”可以攻無不克、無堅不摧,這世上沒有她們降伏不了的人或事,還沒有誰可以讓她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如果女人這麼想,那她真的是想錯了。

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女人能被降伏的條件有哪些。

一、美麗的衣服。

女人的天性都是愛美的,打扮自己是女人終其一生的摯愛,也是一生所追求的。那些名品店裏的衣服動輒成千上萬,試問有哪個女人沒有試過精打細算地過日子,只為省些錢,把這些華服“請”進自己的衣櫥。女人可能永遠不會成為男人的奴隸,但是為了漂亮的衣服,她們寧願受些苦,不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最真實的體現嗎?

二、不爭氣的孩子。

這是一個讓所有媽媽都頭疼的問題,面對頑劣的孩子,她們無所不用其極。有哪個女人沒有發出過這樣的感嘆:只要你好好的,無論讓我做什麼都行!其實,這已經是一種被降伏的表現。只不過,這種降伏的背後,是望子成龍的苦澀。

三、容顏的老去。

美容院裏每天出來進去的全是女人,靜靜地躺在美容床上,任美容師在她們臉上塗抹一層又一層。美髮店裏,也是女人最多的地方,她們精心打理著每一根髪絲,勢必要將自己武裝到沒有一點瑕疵。翻翻每個女人的錢包,各式各樣的美容卡、健身卡、美發卡,甚至美甲店的打折卡都會有。

無形中,女人就這樣被包裹起來,曾經見過女人買菜講價的,算計到幾毛,可是辦張金卡的費用,女人卻毫不吝惜。女人都說應該對自己狠一點,實則是想拼命地逆轉時間留在自己身上的痕跡。不知不覺,女人已經被降伏在歲月留下的印記裏,只不過還在拼命地掙扎而已。

男人和女人在各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情景裏,所用的心思和心態是完全對立的。男人想的是和諧、成全,所以,男人在被降伏的這一事情上,透露出隱隱的大氣。而女人是精明的、是算計的,能讓女人低頭的,皆是一些和體面或尊嚴有關的事情。

所以說,男人追求的是實實在在的日子,所以,寧願為生活低頭,為了別人的幸福而甘願去挨;女人心裏想的,則多多少少夾雜著虛榮。

所以,女人的願挨,大多數還是為了給自己換取一份自在。不過,有的時候,男女的退讓與委曲求全,不是永遠的一蹶不振,反而是一種竹子般的力量,暫時的彎下腰只是為了以後更加向上。

廣告贊助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