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裏馬遇上伯樂,慧眼識英雄:周星馳與他的恩恩怨怨

《龍的傳人》這部電影,真正的大噱頭還是六次打入斯諾克世錦賽決賽的吉米·懷特。  

我記得是我經紀人接到Li(李修賢)的電話,他說香港這邊有個片子是為我度身訂做的,我覺得好玩也就去了。」 吉米·懷特後來回憶接拍這部電影的時候這樣回答。  

然而,李修賢與周星馳,這對當年的伯樂與千里馬,卻早早有了達叔說的那種“老死不相往來的感覺”。無論誰是誰非,都讓人感慨不已。

1988年有一晚沒有戲拍,周星馳去Disco舞廳裡玩正巧碰到李修賢;李修賢當時是電影圈的大導演,他就禮貌地去打招呼。」在TVB資深監製蕭笙的回憶文章中,周星馳與李修賢的相識頗有戲劇性。  

當時李sir只是覺得這個年輕人面熟、但沒有太大印象。當他反應過來這個人就是《生命之旅》中,與萬梓良搭戲的演員之後,李修賢就問他有沒有興趣試一部新戲。

 「有你李導演找我拍電影,我不用錢都要去啦。」星仔當然很爽快的答應,結果一試鏡就OK,這部電影就是《霹靂先鋒》。  

《霹靂先鋒》六月底在香港上映,十一月初,這個青澀的新人就站在了金馬獎的舞台上。第25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很意外,用周星馳的話來說,這只是他的“第一部大型電影”就可以拿獎。在領獎台上他感謝了不少人,但第一個就是李修賢。  

而且這份感謝保持了很多年。包括2002年星爺因為《少林足球》拿到自己第一個金像獎影帝,他還是提到了李修賢當年的提攜之恩。  

應該說除了之前在《430穿梭機》做兒童節目主持,當時的周星馳還沒有太多展現出他的喜劇天賦。

所以,簽約給擅長拍攝警匪片的李修賢,或者說他的萬能影業有限公司初期,星仔延續了《霹靂先鋒》的拍攝路線。《壯志雄心》、《風雨同路》,包括李sir、姜大衛等張徹的一班弟子,給師父義拍的《義膽群英》等等。  

事實上,“萬能”獨立出品,李修賢掛名導演的周星馳喜劇片只有一部,就是《龍的傳人》。

在這之後,他們合作的最後一部電影《情聖》,其實都是由李sir的“萬能”與麥嘉的“新藝城”聯合出品。李修賢後來說簽了周星馳幾年,卻沒拍幾部戲,確實倒是事實。  

對於當時這種奇怪的現象,應該說與演員的合約有關。合理的解釋是,周星馳當時是從TVB以“外借”的形式簽約了李修賢;大家在簽約的時間內完成一定數量的片約,就等於完成合約。  

所以在1990年周星馳拍攝的十一部電影中,居然有十家出品公司。至於哪些是李修賢外借,又或者是TVB外借,已經不得而知。也許只能說李修賢與周星馳戲路不和罷了。  

香港電視人馮美基後來回憶: “在電影圈,星仔初期的合約是簽給李修賢的萬能電影公司,價錢當然很便宜。” 片酬,大概是周星馳與李修賢傳出不和後,最核心的一個問題。  

其實就周星馳簽約李修賢時候的實際身價來說,片酬自然不會太高。問題只是他在《賭聖》之後身價暴漲,是否還可以從李修賢這邊拿到一個合理的片酬。  

七十萬港幣、又或者其他數字。也許這對他們都不重要,周星馳即將約滿走人;李sir自己的公司確實靠周星馳賺錢的電影只有《龍的傳人》、《情聖》。無論如何,後來他們從來沒有因為片酬,互相指責。  

“他好害怕被人佔便宜,所以成天鎖好後門樣樣計算清楚。”李sir後來談到周星馳,還是會質疑他的做人。但是在當年,李修賢的戲,周星馳基本可以做到隨傳隨到。  

我這麼年輕就已經達到人生最高的境界,接著下來,除了結束自己的生命之外,我是無路可走了!」也許在當年《龍的傳人》中念出這句對白的時候,周星馳還會笑場。

但是,周星馳在第二年,他幾乎就做到了一個香港演員“最高的境界”,因為那一年是“周星馳年”。

廣告贊助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