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飛狐中的胡斐的先祖,為何沒在碧血劍露面

金庸先生武俠小說《飛狐外傳》和《雪山飛狐》,主角都是胡斐,也就是胡一刀的兒子。 胡一刀是明末闖王四大護衛“胡苗範田”中,“飛天狐狸”胡天的後代。 “飛天狐狸”是四大護衛中武功最高者,闖王失敗之後,他的行為被苗、範、田三人所誤會。

也正因如此,胡苗範田四家的恩怨一直沒有解開,主要是胡家與另外三家之間的矛盾。 雖然胡家只有一家,但是每一代都會出現一個武功極高的人物,另外三家始終拿他們沒有辦法。

苗人鳳算是很厲害的角色了,但他也沒有辦法戰勝胡一刀。苗人鳳為了將這段恩怨徹底地的化解,甚至將家傳的苗家劍劍法都不再傳與任何人,他的女兒苗若蘭一點功夫也不會。

但是,“飛狐”胡斐還是頂尖高手。在《雪山飛狐》的結尾,胡斐與苗人鳳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不知最後結局如何。

既然“飛天狐狸”是闖王的四大護衛之首,也是武功最高者,那他在《碧血劍》裡,就應該有所表現啊? 《碧血劍》故事就發生在明末,崇禎皇帝自縊,阿九手臂被砍,闖王敗北。所以,這時的“飛天狐狸”就應該在闖王身邊。

但是,在《碧血劍》裡,只有李自成,也有李岩紅娘子,但就是沒有“飛天狐狸”。 金庸先生忘記了? 這也有可能,畢竟《碧血劍》和《雪山飛狐》並不是同一本武俠小說。

《碧血劍》完成於1956年,《雪山飛狐》是1959年,而《飛狐外傳》則是1960年寫成。所以,金庸先生在寫《碧血劍》時,腦海裡還沒有“飛天狐狸”這個人物。

但是金庸先生後來對武俠小說進行了多次修改,大的修訂就有兩次,即所謂的“三聯版”和“新修版”。 在這兩次修訂中,金庸先生並沒有讓“飛天狐狸”在《碧血劍》中露臉。

金庸先生估計是不想破壞原本的故事結構,在《碧血劍》裡,還是沒有“飛天狐狸”的影子。 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雪山飛狐》裡的頂尖高手“飛天狐狸”,在《碧血劍》,其實也就是個無名小卒,根本不值一提。

從苗人鳳、胡一刀、胡斐的武功描寫來看,他們的武功基本都屬於外功,沒有內功。胡斐只是憑著家傳的一本刀譜,就成了頂尖高手。 而閻基,因為得到了《胡家刀譜》的三頁,就成了了不起的人物了。確實,這些武功與內功毫無關係。

而在金庸先生筆下,內功是根本,招式只是外殼。一個人的武功高低,主要由內力的高低來決定。沒有內力,招式再花哨,也沒有多大用處。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越往後,內力越差,甚至沒有了內力修煉的過程。因此,不少人總結,武功是“一代不如一代”。

在《碧血劍》裡,內功還是佔有主導地位的。華山派的“混元功”是最高的內功練習之法,練成後“無往不利、無堅不摧”。

華山派的穆人清、黃真、歸辛樹、袁承志,都是因為這內功而成了頂尖高手。 “鐵劍門”的木桑道長、玉真子,仍然是以內功為基礎,神行百變就是“以更深內功作為根底”。

所以,在《碧血劍》裡,沒有內功的武林人物,終究是成不了高手的。  “飛天狐狸”很可能就是這類人物,他的刀法還算精妙,但沒有內功,在《碧血劍》裡還沒有資格露臉。

在後來的《鹿鼎記》、《連城訣》裡還有內功的存在,而在《飛狐外傳》和《雪山飛狐》裡,已經看不到內功的影子了。

報仇心切的商老太,逼著兒子商寶震在練武廳裡擲飛刀,與內功毫無關係。當大家都沒有了內功基礎後,那招式精妙的優勢便突出出來了。所以,“胡家刀法”成了人們難以戰勝的武功。因此,在《雪山飛狐》裡的頂尖高手,到了《碧血劍》裡其實就是無名小卒。

廣告贊助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