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可以取代得了他,一代幽默風趣又很機智的「子華神」:黃子華

香港娛樂圈培養出了好多不可代替,在各個領域獨當一面的人才,黃子華就是其中一個。

香港從來不缺喜劇之王,在電影界上有許冠文周星馳,下有王晶高志森李力持谷德昭黃百鳴,他們將香港社會諸多怪力亂神結合中國的歷史和傳統人性,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港式喜劇市井文化。

而香港電影界是這麼多人搞喜劇,唯獨黃子華一人就扛下了喜劇另外一種形式棟篤笑的江山。

從第一屆喜劇之王許冠文開始,他的《半斤八兩》《鬼馬雙星》《雞同鴨講》每一部都在針對香港底層打工人群像做出的諷刺與鼓勵,非常接地氣犀利,在當時完全可以和獨霸一方的邵氏電影公司做競爭對手。

斤斤計較的老闆,艱難求生的升斗市民,為了一點點小錢和生存問題大打出手,絞盡腦汁,鬧笑話,無所不用其極。

香港人的精明,世故,無奈和被大時代拖著走的扭曲,全在他的電影裡淋漓盡致的展現。

外表西裝革履,其實腳底的鞋都是破的,老闆苛刻到員工過生日送一顆巧克力豆。

為了攬生意主人假扮成雞和鴨當街打架,不要臉面,只要搵食。

這個特點到了周星馳的喜劇表現得更為誇張,直接被放大。

所謂無厘頭其實是香港的一句粗口,後來被香港的喜劇之王們演繹成一種潮流和電影模式,講的是動作誇張,生活艱難,用幽默與嘲諷的態度把小市民的生活串聯成讓人啼笑皆非的形式。

而和喜劇電影雖然形式不同,但效果更為滲透的棟篤笑也是香港人非常喜愛,且只存在於香港的娛樂形式,有點像我們今天看到的相聲,但他的表演者是一個人。

能夠一個人hold住一個場子,讓觀眾願意買票進場,孜孜不倦的,內地現在有郭德綱,而香港有黃子華。

和郭德綱趨於傳統,仍然以長衫的演出服示人不同,黃子華異常時髦。 白髮金毛,西裝唐裝什麼都玩。 基本上是把相聲和舞台表演合二為一的獨特形式。

黃子華其人,很多人都叫他子華神,2018年他的最後一場棟篤笑金盆浪口,賣斷紅館,成為唯一一個不在紅館開演唱會,光靠一個人一張嘴就能霸占紅館的人。

觀眾從內地到香港的都有,為他趨之若鶩,就愛聽他說,他說什麼呢? 《娛樂圈血淚史》《末世財神》等等。

眾多金句,歷歷在目,鏗鏘有力,好笑又經典,最重要的是特別戳心。

他的金句幾乎每個香港人都會講:

“咩叫化妝啊,你落左妝我都認得你就叫化妝,你落左裝我五認得你就叫喬裝!”

“搵食嗻,犯法啊,我想啊?”

“男人對愛情最緊要是新鮮,但是女人最緊要就係保鮮。”

“我好中意返工啊,你話唔係鬼上身,點講得出啊?”

用自己的觀點點評著在香港地發生的大務小事,在他的棟篤笑里關鍵人物,明星導演特首人民都是主角,那些事經過他那麼一說,觀眾醍醐灌醒還真就是那麼回事。

這個在喜歡他的人心中已經封神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聖呢?極度聰明,幽默成性,肚子裡有墨水,腦子裡有想法,能靠一張嘴把香港地的人和事以及娛樂圈說明白的人,除了他黃子華,不做第二人選。

最絕的還是他在金盆浪口最後語重心長吐出的那句“領養穿山甲,放生陳冠希”。

一句話,十個字,顯得慈悲精準又正中靶心,其實細品,諸多無奈與疲倦撲面。 正好和此時的香港地,香港娛樂圈和那些事的發生不謀而合,他有多神,無需多講。

1997年前後那些年,近幾年來香港地發生那些事,香港娛樂圈該怎樣繼續走,似乎沒有他的嬉笑怒罵,所有正在經歷或者當局者一路氣不順。

一般這樣的人,被人稱作神,都有著魔鬼的經歷。吃夠了苦,受夠了白眼,嘗盡了生活的毒打,不然他根本戳不中大家的死穴。

黃子華1960年出生在香港,今年正好62歲(過了九月份的生日之後),由於從小父母離異,跟隨著媽媽和繼父長大的他性格不是很外向,打小喜歡逃課,只是有一次逃課逃了半個月回家被繼父好好打了一頓,從此改邪歸正成了學霸,長大了還出國留學考了一個學士回來。

據說小時候他媽媽丟下他去和繼父結婚,他知道了以後笑著說,哇,原來你是去結婚啊? 還不是嫁給我爸。 從小就被生活戲謔娛樂的黃子華為今後成為香港棟篤笑之王奠定了基礎。

可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學哲學的人心裡只有一個夢想,做一個演員。

和香港眾多明星一樣,黃子華回到香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靠TVB演員訓練班,那個培養出周潤發梁朝偉劉德華梁家輝眾多巨星的霍格華茲,成為黃子華最嚮往的地方。

誰知道,那一年1984年TVB的明星訓練班停止了,改成了編劇訓練班。

再加上黃子華模樣不大帥氣,他因為編劇訓練班成功進了TVB ,結果誰知道,他的經歷和周星馳蠻像,甚至比周星馳還慘,周星馳還有兒童節目主持,他進去直接是幫人賣奶茶送咖啡打雜。

沒戲演,實現不了自己的演員夢,使得黃子華非常痛苦,甚至他想過去死,因為有個監製同他講,子華你不僅不帥甚至還有點醜。

沒出路沒條件,遭受雙重打擊之下,黃子華決定出走另尋他法。

他選擇了去電台工作,好運的是他在那裡遇到了香港娛樂圈少有的女大佬,商台的精神領袖俞錚。

俞錚對他的影響是,做節目要有自己的元氣,就像一把好劍出鞘一樣,鋒芒畢露。 後來他又轉投亞視,遇到了他棟篤笑的伯樂,林祖輝。

林祖輝是誰? 亞視版《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裡面飾演露露老公大雞的那位,和江華呂頌賢一起都是亞視的當家小生。

1988年林祖輝和黃子華一起主持節目非常投緣,後來黃子華做夠了配角,跑夠了龍套,花了幾萬塊錢,在香港文化中心租了300人的廳,開啟了調侃人生,戲謔娛樂圈,娛樂大家的新形式,香港相聲,棟篤笑。

30歲一無所有的黃子華,穿著黑底白紋的襯衫就站上了台。講什麼? 把他這些年生活對他開的玩笑,娛樂圈發生的怪事,一併變成笑話說給大家聽。 一開始沒有聽過相聲的香港觀眾,不是很買賬,虧本的黃子華在林祖輝的仗義支持下,才得以繼續完成這個宏願。

所以,金盆浪口的後台,黃子華見到好兄弟加恩人的林祖輝現身,激動得熱淚盈眶。

彷彿他被全世界嫌棄了,好像他熱愛的所有事都和他沒什麼關係,他的人生太多錯位的發生,。

想當演員,一直做配角。 甚至有導演直接對他說,劉德華梁朝偉是演那些電影的,你是演這些的。 (特指爛片)

明明是他在香港帶出了棟篤笑,但世人卻讓張達明在這事上比他紅得早。

他真的是個好演員,可是大家只認他在棟篤笑方面的成就。

寫劇本不錯,可是當導演拍出來的戲票房就很慘淡。 許冠文當年看中他的才華,和他一起寫了《神算》劇本,電影出來好好笑,黃子華的才華一點也不吹水,

但實際上大家真正記住他的名,還是他在頒獎典禮上對著原島大地噴出的那句,回去告訴你們的人,釣魚島是中國的。

也是只有他這樣的人,才能把《男親女愛》裡的打工人餘樂天演出又衰又賤又可憐但可愛的況味,直到今天,裡面的台詞都是現在年輕人最愛的梗。

“各位,「尊嚴」呢樣嘢已經跑輸大市,宜家「粗鹽」都貴過「尊嚴」。

返工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有冇得唞!

若要人不知,唔好甘低B。 ”

他做演員可以好到怎樣的地步?

句句台詞街知巷聞,連鄭裕玲都要給他打電話,而他也只有在鄭裕玲給他打電話的時候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紅了。

他主演的《非凡公民》演出了一個末代皇帝的憂傷與韻味,為此他天天琢磨,一到點就哭,被自己折磨到瘦了很多,同樣幹過這事的就是哥哥為了《霸王別姬》里程蝶衣廢寢忘食。

可見他是真的可以為了作品蹂躪自己的那種藝術家品性,且感性得很,曾經差點為了女朋友自殺,還是黃秋生教他遇事要求救。

黃子華品嚐過太多人情冷暖,又生性敏感,在香港娛樂圈最黃金的時代什麼都做過,自成一家,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出香港地和香港娛樂圈能夠創造一個時代,吸引到各個年代的人的秘訣究竟是什麼?

才華,人情味,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扶持與關懷,以及打不死的努力。

他口中是香港地最活色生香虎虎生威的三十年,如今他光上金口兩年多,一代香港人再也沒了精神支柱,之後的香港人不知道還會不會有。 至少他勤於表達那些年,香港人笑得好開心,並順出了心中那口惡氣。

他通過自我幽默成為一代香港人心目中的神,而今時今日不管是香港還是內地,都不會有第二個黃子華。

勞碌半生忙打拼,想喺太平盛世,做個小明星,贏咗有糖,時光荏苒,也不要為君停,人生在世,真係需要能量正,幾多難關,難過,講亦講唔清,我回首望住,首望住你個紅館至醒悟,能夠與各位喺度歡樂一笑,都算係幻海奇情。”

廣告贊助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